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读书
文化的欧洲,给了我们什么
  
  《欧洲的文化价值》 [德]汉斯·约阿施 克劳斯·维甘特 主编  陈洪捷 译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


“认同”的字面意思是“相同的”。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有一句警句:“简单来说,把两种事物称为相同是无稽之谈,而说一种事物与它自己本身相同则是废话。”如果认同就意味着相同——或者至少是相似的话,那么欧洲文化认同的假设就显得既含糊又可疑。
  很少有欧洲人承认彼此是相同的或相似的,在欧洲的历史进程中,多样性一直是一个被强调的主题。即便是现在,欧洲一体化的辩论仍被“多样性中的统一”的话语占据着。
  认同也意味着欧洲在历史进程中保持相同。但是同样,这一点往往适用于单独的民族国家而不是欧洲整体。恰好相反:改变和动态常被视为欧洲独特发展路径的一部分。16至17世纪的科学革命,18至19世纪的经济和工业革命,以及18世纪后期以来的民主革命,使得欧洲成为世界变革的震源地。
  既如此,《欧洲的文化价值》一书讨论的基础存在吗?
  欧洲的文化认同是什么?有没有具体的欧洲的价值观?这是该书编者提给自己的问题。这一问题,令人联想起18世纪启蒙运动时期流行的征文题目,一些欧洲思想史上著名的论述就是为了回答类似问题而产生的,比如康德的“什么是启蒙”,或者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与基础》。
  在书中,编者将一系列国际知名思想家对欧洲的创新文化和价值传统的研究文章,集结成册,在描绘一个当代欧洲的自我理解形象的同时,也回答了上述问题。
  (本报记者 顾学文)

上一篇:推开“新文艺复兴时代”这扇门
下一篇:三名家“合著”,这部通史有看头

主办:中共廊坊市委宣传部 中共廊坊市委讲师团
技术支持:河北速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冀ICP备15017652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