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讲坛
开放年代的光荣与梦想

“书香中国”阅读论坛暨解放日报第74届文化讲坛

开放年代的光荣与梦想

对话篇

嘉宾主持 朱迅(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尊敬的各位领导,来自全国各地参加上海书展的朋友们大家好!

这里是2018“书香中国”阅读论坛暨解放日报第74届文化讲坛的现场。我是朱迅。欢迎大家的光临!(全场鼓掌)

历史上总会有些特殊的年份,让我们不断地总结经验、汲取智慧、继续前行。2018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回想40年前,在那样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很多中国人在不断思考、不停追问:中国的路该怎么走?我们该往哪里去?是改革开放这一重大历史抉择,打开了中国崭新的篇章。多少人因为改革开放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改革开放也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们今天论坛的主题就是 “开放年代的光荣与梦想”。我们要在今天、在这个现场,共同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我要隆重地为大家介绍本次文化讲坛的三位嘉宾,他们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宁波诺丁汉大学校长杨福家;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原主席、大法官,清华大学教授张月姣;作家、南京大学教授毕飞宇!(全场鼓掌)

亲爱的朋友们,接下来我非常荣幸地宣布:2018上海书展“书香中国”阅读论坛暨解放日报第74届文化讲坛正式开始!(全场鼓掌)

(嘉宾演讲结束后,进入互动环节)

开放意味着有梦可期

朱迅:非常感谢三位老师精彩的演讲。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开放年代的光荣与梦想”。刚才三位老师通过自己的经历,跟大家分享了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的亲身感受,从个人的目光里看到这个时代的巨大变迁。在这里,我想首先给三位老师提一个问题:你们觉得,“开放”对一个人、一座城市、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为什么这么重要,请再次解读一下“开放”二字。

杨福家:我刚才已经从我过去的经历谈了有关想法。改革开放从1978年开始,1978年以前的这10年我们是无梦可想的。“文化大革命”给人们带来的灾难是多方面的,很多人都倒下了,而我是幸运的。所以我能深刻地体会,一个国家的开放对很多人是至关重要的,是决定他的一生的。

刚才因为时间关系,我忘记放两张幻灯片。在改革开放之前,怎么也不可想象,有一天我会被英国的诺丁汉大学邀请做校长。以前中国人是被西方列强看不起的;而从本世纪开始的第一天起,我到英国去做了校长。我到了那里,学校里就挂起了中国国旗,这在英国历史上是没有发生过的,这是因为改革开放才变成的现实。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非常的自豪。谢谢!(全场鼓掌)

张月姣:我觉得开放就是思想的开放、视野的开放和市场的开放、各行各业的开放。比如说,过去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只有20几家贸易公司可以做外贸,所以北京就有一座进出口大楼,把所有的贸易公司都包括了,其他的公司只能通过它们去做贸易;每个人出国也都有层层限制,不像今天这么方便。

我来到国际机构工作后,更感到中国的改革开放非常重要。因为没有比较就没有认识。当我来到比较封闭、实行计划经济的一些国家时,就会发现,你如果晚饭不去订,那就没有了。如果外汇不在中央银行换,你就要亏损很多。因为那里是计划经济。当我看到这些景象后,打心眼里觉得邓小平很了不起。

开放是有形的,也是无形的,市场的开放是大家可以看到的开放;而开放之后,中国慢慢地成为了国际社会的一员,改变国际社会对中国人的认识也是非常重要的。谁也不愿意到国外老被人家瞧不起,都要挺胸抬头地过日子。通过改革开放,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了,也给海外华人华侨带来了巨大的支持,这是开放带来的向心力。

今天,回顾改革开放40年,我觉得确实应该感谢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我特别赞赏小平同志的三句话:“发展是硬道理”、“不争论”、“韬光养晦”。在国际形势变化的情况下,我们要有定力,要继续改革开放,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好。中国有过辉煌的历史,再次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不是梦想,这一定可以实现!(全场鼓掌)

毕飞宇:有关开放,我想说三句话。第一句话:如果是君主时代,哪个皇帝能给一个国家砌一个院墙,保护好自己的国民,这是非常了不起的。第二句话:君主时代结束了,共和时代开始了,谁可以把这个墙推翻,谁就了不起。第三句话:我们已经进入现代社会,谁把自己精神上的墙推翻了,那就是了不起的。谢谢大家!(全场鼓掌)

“我对WTO还是充满信心的”

观众:主持人好,我想提问杨福家院士。中国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在这个过程当中,您认为我们应该向世界一流大学学习什么?

杨福家:不管你承认不承认,美国的教育还是最发达的。我曾经受有关领导委托,去美国考察,才对美国教育有深入的了解。像我刚才说到的,美国的高校是分类的,大致分为三类,这三类都是不可缺少的。因为社会是复杂的,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但很遗憾,到现在为止,很多家长的眼睛就盯着北大、清华、复旦、交大,但是不要忘了,它们只是一种类型的学校。社会发展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缺一不可,我们需要一个过程,逐步改变这个观念。(全场鼓掌)

观众:我想问一下张月姣教授。刚才您演讲当中提到,在WTO有一幅中国字“行胜于言”。但是近来,在种种贸易摩擦和保守主义、单边主义的挑战下,WTO似乎有点沉默。其中是否有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原因?特别是在逆全球化的话语越来越强势的情况下,WTO会不会越来越边缘化?

张月姣:谢谢你的问题。WTO的基本原则是主张无条件的最惠国待遇,主张公平贸易,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主张反对数量限制和约束关税,另外还有多边解决争议,对发展中国家差别和优惠的待遇。这是WTO通过60个国际协议、由164个国家承诺的国际法。所以,无论哪些人、无论怎么贬低WTO,WTO作为国际经济治理和国际法制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

美国现在单方面的贸易报复,拖延、阻挠WTO上诉机构新的法官选举,都是违背WTO的规则,也是违背WTO的国际承诺的。因为WTO是一揽子的协议,你要接受它就必须要执行。国际法的重要原则是条约必须遵守,这是一个国家的信誉问题,也是国际法制的一个保障。

WTO的规则是权利和义务的平衡。如果要向不满意的国家告状,你可以提起诉讼通过WTO解决争议;如果你退出的话,就不能使用这个机制。因此,WTO应该说在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在处理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过程中,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

像现在,美国对于钢和铝采取特殊保障措施,突然增加关税,这就与WTO的第19条完全违背,其他的成员可以采取对等措施和反制措施。因为,WTO不仅有谈判场所、贸易制度审议场所和争议解决机制,另外还有60个很重要的、经过8轮多边贸易谈判达成的国际法,是非常重要的。我想,无论是对现在的多哈谈判不满也好,对当前WTO改革的期盼也好,都动摇不了WTO的生命力。

当然,WTO需要改革,因为它有164个国家,很多事情要一致通过,它的决策机制很慢。但是这些基本的原则只能加强,不会被取消。所以我对WTO还是充满信心的,我们要坚决地维护和发展多边贸易体制,这对我们国家现在和长远的经济利益是有好处的。

至于WTO的上诉机构、争议解决机制如何改革,这也是我们要积极参与的。因为我们也是WTO的重要成员,我们需要继续献计献策,也请上海研究WTO的专家提出宝贵的意见。(全场鼓掌)

真实地与大家分享正能量

观众:朱迅老师,这次上海书展,您也带来了您的新书。您在书中提到,只有手术般的剖析,才可以看清真实的面目。对于一位主持人来说,真实应该是什么?

朱迅:这个问题应该问毕老师呀。(全场笑)

我觉得这可能与责任有关。作为一个综艺节目的主持人,我在台上可能没有权力跟大家分享我的喜怒哀乐或者其他情绪,我在台上只能和大家分享我的欢乐与感动,分享正能量。但写书是写自己,读书更是读自己,所以我觉得《阿迅》这本书对于我来说,是把30年的时光融进了300页的文字里,是一个多角度的自己。在毕老师面前,我不敢谈写作,就是跟大家聊聊天,谢谢。(全场鼓掌)

观众:毕老师,作家要以文字记录时代,在改革开放40年里,你的作品中出现了不同境遇、不同背景的人,这些人物和您有没有什么相似的精神和追求?

毕飞宇:当然有。我不想说相似的东西,我想说改革开放给人们带来的变化是非常巨大的。刚才张月姣老师回答关于WTO的提问的时候,在座的朋友,有没有注意到她的手势?中国人说一(伸食指)、二(伸食指和中指)、三(伸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张月姣老师说话的时候,是一(伸大拇指)、二(伸大拇指和食指)、三(伸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因为前面一种手势是中国的“方言”,后面一种是国际通用的“语言”。

张老师刚才说话的时候,她无意中做了这些手势,我就知道,她的工作、她的身心伴随着改革开放;她是一个中国人,她也是一个和世界有紧密关联的人。这对于我这样一个作家来讲是最重要的。一个作家坐在这个地方,看见这个人和世界有没有真正的关系,是不是构成真正的关系,就从这几个手势当中,可以立即作出一个精准的判断,这就是我的工作,谢谢。(全场鼓掌)

“学问”就是学会问问题

观众:我想请问杨福家先生一个问题。刚才听了您的演讲,我非常感触的是改革开放40周年,其实也是我们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的40年,您觉得现在我们的教育最迫切需要有所突破的是哪些方面?谢谢。

杨福家:中国教育要突破的还是思想,今天活动的主办者之一是解放日报社,我觉得报纸有义务做更多的宣传,不是教条式的宣传,而是生动、现实的宣传。比如说,让有见识的人写文章、谈体会,让更多的人来做宣传,可以说服更多的人。

复旦大学的校训是“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李政道先生曾经说过,这两句话中最重要的都是第二个字——“学”和“问”。“学问、学问,就是学会问问题”,把问题问对,非常重要。大家要听李政道教授的话,学习怎么问问题,多问问题,问出好问题。(全场鼓掌)

观众:我想问一下毕飞宇老师。您的作品当中有一些被改编成了电影和电视,不同的艺术形式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观众和读者对作品的思考维度。那么目前为止,您个人对哪一部作品的改编是最满意的,为什么?

毕飞宇:都挺好的。相对来讲,我最喜欢的是《推拿》。

观众: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毕飞宇老师。刚才您谈到破墙的问题,您能给我们谈一谈精神上破墙的必要性以及它的途径吗,精神破墙与改革开放之间是什么关系?谢谢。

毕飞宇:这个事情它不归我管,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管。(全场笑)但是既然说到这个话题,我顺着刚才张老师的话往下讲。她刚才谈起了邓小平先生,她对邓小平先生充满了敬意。我非常赞同,我也对他充满敬意。为什么?那个时候他做许许多多事情的时候,我们也都不懂。但是回过头来看,一个不懂政治的人也会发现这一段历史的道路是对的,他让我们切切实实地领略到生活里面最本质的一些内容。

我记得某年春晚里面有一个小品,其中一个角色对另外一个角色说:“你穿得暖,吃得饱,儿媳妇还不说你,你还要咋的?”这个人物对人的需求的基本认知就是穿暖了、吃饱了、没人批评。其实不是这样的。改革开放首先面对的是人的问题,在改革开放年代成长起来的这一代,我们知道自己是一个人,是一个公民,这特别重要。(全场鼓掌)

活动策划 高 渊 黄 玮 顾学文 王 一

实录整理 徐 蓓 陈俊珺 沈轶伦

文字统筹 曹 静

摄 影 赖鑫琳

       视 觉 张克伟 柳友娟

上一篇:解放周末/言讲|话外音
下一篇:毕飞宇:我们是改革开放的成果

主办:中共廊坊市委宣传部 中共廊坊市委讲师团
技术支持:河北速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冀ICP备15017652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