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读书
2018:向大家告别 和好书相遇

    回望2018年,全民阅读推广是个亮点,实体书店面貌新颖。文学的良心还在延续,一批厚重题材的新作纷至沓来。今年,饶宗颐、金庸、李敖、二月河等文学大家的离世,带走了一代代人的青春记忆。

  亮眼的数字

  若论这一年亮眼的数字,不得不提全民阅读、实体书店。

  今年,全民阅读“五入”政府工作报告,北京阅读季年度推广各类阅读活动达3万余场,覆盖人群达上千万人次,北京阅读季四季阅读主题活动更是读出了新意。

  今年,北京新建了126家书店,其背后是利好政策的激励。2018年,北京市实体书店扶持资金相比2017年增长近3倍,共有151家实体书店获得总计5000万元的专项资金扶持。全民畅读创始人赵杰拿到了105万元的补贴,他很感动,“这些资金对于刚刚起步的我们,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让我能够更好地思考和调整经营模式。”时至年终岁尾,又一个好消息已广泛传播,2019年,北京市委市政府将持续推动全市实体书店建设,市级财政将投入一亿元扶持200家实体书店。

  面对这些数字,业界人士喜大普奔。但欣喜的同时,还需要“冷静剂”出场。开书店不是单有情怀就能获得“保险单”,不是拿了房租补贴就万事大吉,一窝蜂地办书店,而不顾及运营思路、后续管理、经营模式,书店的未来不会阳光灿烂。再有,对于扶持资金的使用情况,呼唤有更成熟、更完备的监督、考核体系,让钱用在刀刃上,给会用的人,而不是拨付完了就完了。

  伤感的瞬间

  当谈论这一年那些深刻记忆时,不可避免地会有伤感的调性出现。就像网友们所言,“2018,天堂HR过分努力了。”

  今年我们听到的最多的是“他走了,带走了一个时代”“我的青春记忆终结了”“愿您在天堂过得好”。从年初到年末,震惊、哀悼、追忆,成为这一年文化记忆中的关键词,饶宗颐、红柯、李敖、奈保尔、刘以鬯、金庸、二月河、李希凡等纷纷与人世间告别,他们或犀利的文字、或超人的想象,或冷静的文风,给读者留下了永远的记忆。

  2018年,当我们在总结一代大家们的文学贡献时,我们也听到了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改变了中国人历来所重视的“死后为大”的传统,奈保尔、金庸、二月河去世后,对于其作品和行事风格的争论就被重新提及,金庸的感情生活、家庭生活被爆料,二月河的作品被评“美化清朝皇帝”,对后来宫斗戏的大行其道起了误导作用,甚至还有人列出了十宗罪。面对逝者,面对被读者追捧的一代大家,发出不同的声音,有人说这是民智的觉醒,有人说这是蹭热点,有人说太不仁义。但无论怎样,尊重逝者、尊重事实却是底线,还是那句老话,对逝去作家的最好纪念,就是真正阅读其作品。阅读不是一味迎合式地阅读,而是真正能够有自己独立判断力地阅读。

  抢眼的图书

  这个月采访作家冯骥才,他说的一句话让我深有感触。他说,“作家的良心在笔里。”而且他坚信,在一代代作家身上,这条血脉从未中断。

  这条血脉的确还在。今年年初,作家陈彦的《主角》出世,该作被认为是一部动人心魄的命运之书,一个以中国古典的审美方式讲述的寓意深远的“中国故事”。年底,等来了徐则臣新长篇小说《北上》,这部作品书写百年大运河的秘史,盛满了作家的雄心和野心。而李洱的《应物兄》这几天千呼万唤始出来,作者花费13年写就近90万字作品,这是一部呈现、探索当代知识生活的百科全书,作者以知识分子群体为切入口,写了几十年社会变迁,其写作对读者是个极大挑战。明年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将评选,相信这一系列长篇小说精品之作,皆有机会问鼎,文学奖项需要为创新、野心和雄心送上祝福、激励。

  2018年,几十年前曾经引领文学风尚的作家,依然活跃在文学现场。“伤痕文学”的代表性作家、新时期军旅文学的代表作家,都有新作面世。韩少功的《修改过程》写知青,90岁的徐怀中的新作《牵风记》开头写着“献给我的妻子于增湘”,细读下来文字也是质朴感人。此外,文学批评家竞相写小说也成为文坛一个有趣现象。

  当我们盘点文学作品的时候,今年的畅销书榜单上,经管书却是个真正的热词。面对职业压力和发展的需要,很多人选择了经管书,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人们的生存焦虑。2018年亚马逊的阅读榜单中,在纸质新书榜前十中有四本经管类书籍。与此同时,图书市场也一定是经典永流传,《百年孤独》《平凡的世界》《围城》等,依然在各类榜单上活跃着。

  留下的遗憾

  有欣喜就必然有遗憾,2018年的遗憾其实并不是新遗憾,尊重经典、尊重作者,一些创作者、出版方、传播者还是缺了这根弦。

  今年,名著被糟蹋的风气还未休。和两年前相比,在长长的鸡汤体书名包裹下,有越来越多的名家或变身鸡汤大师,或被塑造成情爱高手,或变成絮絮叨叨的心灵导师。沈从文的书变成了《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俄国文学家蒲宁也开始被“鸡汤化”了,他的书变成《我的青春是一场烟花散尽的漂泊》。鲁迅的散文集也没躲过,被冠以《风弹琵琶,凋零了半城烟沙》之名。在各行各业都讲究创意、创新、求变之时,一些出版机构还在走跟风的老路,其固若金汤的“坚守”,着实令人汗颜。

  今年,侵权之纠纷花样翻新。颇受关注的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诉中国知网侵犯汪曾祺作品《受戒》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本月19日一审落槌。中国知网被判侵权,需立即停止涉案作品的下载服务,并赔偿原告1万元经济损失及1万元合理开支。业内专家认为,该案对于互联网环境下,完善文字作品的合法传播及交易模式具有积极意义。

  今年8月,“国内同人作品第一案”一审宣判。作家江南因创作小说《此间的少年》中大量使用金庸小说的知名人物,如郭靖、黄蓉等而成了被告。法院判定江南不构成侵犯著作权,但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判赔偿金庸188万元。无论怎样,这给创作者和出版方一个警示,尊重经典,尊重著作权,方方面面的细节都不能忽视。

上一篇:中国人应该读些什么书
下一篇:怎样把书读活(大家读书)

主办:中共廊坊市委宣传部 中共廊坊市委讲师团
技术支持:河北速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冀ICP备15017652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