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
实践:更是发展真理的不竭源泉

  改革开放的40年就是解放思想的40年。在这40年中,解放思想不仅开启了改革开放、推动了改革开放、塑造了改革开放,解放思想本身也在改革开放的实践中不断丰富拓展,不断迈向更高更新境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更是发展真理的不竭源泉。

  走出认识误区是检验真理的前提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ABC。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此讲得极为清楚彻底,这一标准在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上从来没有模糊过。马克思是这样讲的:“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自己思维的此岸性。” 毛泽东同样是这样讲的:“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是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马克思主义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逻辑前提。如果对这一基本论断没有正确的认识,违背了这一科学论断,就不可能有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风起云涌,更不可能有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功。换句话讲,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功本身就是遵循“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结果。如果不是真正遵循了这一标准,怎么可能让博古、王明等那些“从昆仑山上下来的神仙们”所主张的教条主义、本本主义在中国革命的大浪淘沙中退出历史舞台,怎么可能有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第一代中国共产党领导集体的崛起,又怎么可能有“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的创立及其胜利。毛泽东思想之所以被公认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就是为中国社会28年的伟大革命实践和新中国成立后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探索实践所证明。

  因此,当真理标准问题被中国社会作为一个极其重大的问题提了出来进行社会性大讨论的时候,其实讨论的并不是真理本身,而是讨论对待真理的态度和方式。对40年前的中国社会来说,面临的困惑是为什么会把一些个别的论断,一些随机的话语,一种即兴的表达当作真理,奉若神明。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真正要解决的问题并不是对已经被实践所证明的真理是否还具有真理性的问题,而是要解决被大家想当然地、习惯性地当作真理的一些观点、看法、论断是否具有真理性的问题。具体来说,并不是要讨论毛泽东思想是否还是真理的问题,而是要讨论当时的社会和当时的人们附着在毛泽东思想上的一些观点、看法、论断是否具有真理性的问题。

  虽然马克思主义坚持“我们只能在我们时代的条件下去认识,而且这些条件达到什么程度,我们才能认识到什么程度”。坚持任何真理总是具有相对真理的属性。但是马克思主义同时也告诉我们,凡是被实践证实的真理,其真理性不会因未来情况的变化而改变,只不过是以新的形态继续体现其固有的真理性。这也就是为什么面对当时一些否定毛泽东思想的现象与行为,邓小平通过接受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采访的方式特别强调:“我们还要继续坚持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不仅过去引导我们取得革命的胜利,现在和将来还应该是中国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邓小平这一思想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体现得很充分。

  当时的中国社会之所以会把附着在毛泽东思想上的一些观点、看法、论断当作不容置疑的“真理”,与过去数十年毛泽东思想在实践中的伟大成功所导致的在思想认识上的 “路径依赖”有关,也与在认识活动中陷入某种片面的思维方式、囿于某种历史性的局限而导致认识误区有关。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破除了这一认识迷雾,在坚决否定一些错误观点与认识的同时,也恢复了毛泽东思想本来的真理光辉,从而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社会在思想认识上的成熟与进步。

  但是,这一讨论并没有也不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社会认识走入误区的问题。片面的思维方式、历史认识的局限性在40年前存在,在这40年中也客观存在,在40年后的未来也不会完全消失。比如,曾经有一段时间,社会上有一些人认为中国社会这也不好那也不行,西方社会一切都好都正确,西方社会的制度是“文明制度”,价值是“普世价值”,侵略他国是“正义宣判”,甚至连西方社会内部发生的暴力事件都被认为是“社会活力的象征”,等等。也有人认为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就是“拿来主义”,就是要原原本本照抄照搬西方社会。与之进行讨论还会被扣上“保守僵化落后”打击“开放自由进步”的大帽子,这种情形与40年前的状况何其相似,只不过这次被曲解的是改革开放。所以,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还真不能鸣金收兵,需要以新的形势继续讨论下去。

  40年的思想解放历程告诉我们,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也是拆穿谬误把戏的“照妖镜”。我们要经常把实践这一法宝用起来,来检一检、验一验我们的认识、我们的观念、我们的思想,做得好、做得对的继续做、大力做,做得不好、做得不对的马上改正、坚决不做。

  实践检验真理 实践更发展真理

  正确对待真理体现了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成熟与进步。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又在实践中发展真理,这是真理发展的基本规律。马克思主义在实践中被检验,马克思主义又在实践中获得发展,中国道路对马克思主义的坚持和发展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伴随着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的进行,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在新的实践基础上继承前人又突破陈规,开始了新的理论创造。紧紧抓住“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在不断深入的实践中,认识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走自己的路,不能把书本当教条,不能照搬外国模式,明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认识到中国还处在并将长期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一个至少上百年的历史阶段,制定一切方针政策都必须以这个基本国情为依据,不能脱离实际,超越阶段,明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方位;认识到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明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认识到改革也是一场革命,也是解放生产力,是中国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明确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动力,等等。随着这一系列来自实践的认识不断深化,形成了邓小平理论。邓小平理论深刻地揭示社会主义的本质,把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新的科学水平,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次飞跃。这一理论的真理性已经为40年改革开放伟大实践的辉煌成果所证明。

  实践的发展没有尽头,真理的发展就没有止境。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础上,以习近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新的伟大实践中创立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以宏大的战略眼光勾勒出21世纪中国和21世纪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以科学的理论逻辑回答了 “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基本问题,以其对历史经验的深刻总结,对历史规律的深刻揭示,对现实问题的深入分析,对未来发展的深入思考,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在21世纪中国的新飞跃,当之无愧地成为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成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

  这一思想深深根植于中国社会上百年来慷慨悲歌的实践,深深根植于中国共产党人近百年波浪壮阔的实践,更深深根植于党的十八大以来日新月异的实践。反过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中国社会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发生了历史性变革,让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让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让中国社会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风景这边独好”的“中国奇迹”与“中国之治”,让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真理光辉更加璀璨、更加夺目。

  40年来的思想解放历程形象清晰地展示了真理本身是一个过程。任何真理都要经历一个不断拓展和深化的发展过程。真理是在实践过程中被发现的,也是在实践过程中被发展的。发现和发展真理的实践过程,就是在实践过程中实事求是的过程。通过解放思想,真正确立起以实事求是为核心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并付诸实践,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有了根本遵循,也进入了与时俱进的快车道。

  解放思想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统一思想

  “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回望历史,没有解放思想,我们党就不可能作出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开启中国社会通过全面小康迈向全面现代化的历史征程;没有解放思想,我们党就不可能在推动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中,把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不断推向前进。关于解放思想,邓小平有明确的论述:“解放思想,就是使思想和实际相符合,使主观和客观相符合,就是实事求是。” “我们讲解放思想,是指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打破习惯势力和主观偏见的束缚,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解放思想决不能够偏离四项基本原则的轨道,不能损害安定团结、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全党对这个问题要有一个统一的认识。”这就是说,解放思想不是没有是非、各自为政,解放思想与“不争论”是不矛盾的。邓小平理论本身是解放思想的产物,也是统一思想的成果。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对解放思想与统一思想的关系认识更深刻、更科学。2017年9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南海召开的党外人士座谈会上指出:“解放思想的过程就是统一思想的过程,解放思想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统一思想。思想统一了,才能最大限度凝聚改革共识,形成改革合力。” 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统揽“四个伟大”历史实践,尤其需要凝聚共识,需要统一思想,需要在统一思想中坚定“两个维护”,增强“四个意识”。

  统一思想是一个不断随着实践发展而深化的过程。强调统一思想,不是要禁锢观念,束缚手脚,窒息创造精神,而是为了更好地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更好地推进党和国家事业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既对思想解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又给思想统一提出了更高的标准。比如,中国社会还要更加全面深化改革,更加扩大对外开放,在这方面我们要更进一步解放思想,冲决一切陈规陋俗、一切利益藩篱,不能自缚手脚;但是改革不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推倒重来,更不是对社会主义道路的改旗易帜,开放也不是丧失自我,更不是沦为外国的附庸,在这方面一定要用正确的思想形成全党共识、全国共识、全社会共识,不能歪嘴和尚念经,不能七嘴八舌。把解放思想和统一思想结合起来,既在解放思想中统一思想,又在统一思想中继续解放思想,并将两者统一于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这是实践自觉,更是政治自觉。

  我们党的历史证明,每一次思想上的大统一,无不是建立在思想大解放的基础之上;思想上的大统一,又反过来进一步推进思想上的大解放。当代中国统一思想,就是要把全党、全国、全社会的思想统一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上来,自觉运用这一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汇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磅礴力量。作者: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辛鸣

上一篇:建设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
下一篇: 在全面深化改革中推动乡村振兴

主办:中共廊坊市委宣传部 中共廊坊市委讲师团
技术支持:河北速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冀ICP备15017652号-1 |